星与你消逝之日

ooc*

芥川龙之介醒过来了。
在洁白的病房里,一切都是白色的,白色的床单、白色的墙壁、白色的被子、白色的病号服,那种白不似他如春日暖阳般温暖的白,那么死板,那么了无生气,闷得芥川随时将要窒息。
所有芥川相关的人都站在芥川的病房里,连太宰这回都坐在芥川病床旁,却独独不见那人。
“人虎呢?”芥川在扎堆的人中寻找半天都不见中岛敦的身影,问站在一旁的樋口。
芥川因为昏迷多日许久未开口说话又不喝水的原因沙哑着的声音在狭小而安静的病房里显得尤为突兀。
樋口见芥川醒了,几乎是愣了半天才拿起纸巾擦起眼泪,不过随后又开始喜极而泣。
在此之前芥川已经被下了好几次病危通知书了,樋口这几天寸步不离地守在芥川床边,生怕芥川不打个招...

2017-01-26

残败玫瑰的气息

ooc*

我于弱冠之年遇见他,恰逢桃李。
与他分别多年,记不起当年少年模样,只记得一双空洞无物的眸子和一具纤细单薄的身子。
隐退后我去了北方,他依然留在南方。与他很久没有联系,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每次都只能颤抖着手拨到第十位,索性放弃了。只能从友人的只言片语里摸索出关于他的细微末节。
北方的小城里,安逸极了。雪静静地从窗边飘落,像是神明随意挥舞的柔白花瓣。我没事就喜欢踩着残雪去路旁的咖啡厅里坐着小憩一会儿。有时会忽然想起曾经和故人们一起在楼下的咖啡厅里的时光,再想起他,没来由的伤感。
我会在咖啡厅里的书架子上随意抽取一本书,并不走心地随意翻阅它。店长似乎是个喜爱收藏的人,咖啡厅里有一台老式的音碟留声机...

2017-01-24

© 不二 | Powered by LOFTER